MDC第二論壇
MDC第二論壇
首頁 | 會員資料 | 註冊 | 最新發表 | 會員列表 | 傳訊 | 搜尋 | 常見問題
登入名稱:
密碼:
記住密碼
Forgot your Password?

 論壇首頁
 軍事討論區
 戰略戰史與國際關係
 鄭成功攻台始末~台江大海戰
 發表新標題  回覆本標題
 友善列印
作者 前一個標題 標題 下一個標題  

helldog
路人甲乙丙

3891 Posts

Posted - 09/27/2011 :  15:59:04  會員資料  Click to see helldog's MSN Messenger address Send helldog a Private Message  引言回覆
6月23日,經歷艱辛的馬利亞號終於抵達巴達維亞,向當局報告鄭成功攻台的不幸消息。巴達維亞當局大吃一驚,原來揆一之前的警告並非補風捉影,所說的一切都發生了。由於長期對揆一的不信任,巴達維亞已指派克倫克(Klencke)為新任大員長官,帶著交接公文於兩天前開航前往福爾摩沙,要去熱蘭遮城取代揆一。為了掩護自己的錯誤決定,巴城當局趕緊派船欲將克倫克追回,並取消任命權,但沒有追到。7月30號,克倫克搭乘亞哈特船 荷蘭地亞(Hoogelande)號與平底船 魯恩蘭(Loenen)號抵達大員。
到了目的地,克倫克大吃一驚,原本以為是輕鬆上任,沒想到熱堡升起了血旗,大員進入了戰爭狀態。台江上擠滿了中國戎克船,被數千名中國兵緊緊包圍。克倫克生出逃跑之心,一再拒絕揆一的上岸請求,最後藉口缺水缺糧,於8月3日乘荷蘭地亞號駛往日本。《熱蘭遮城日記》描述如下「荷蘭地亞號現在已經完全的駛離我們的視線,我們相信該船已經是航向日本。」交接之事遂變成一齣鬧劇。
25日,當局連忙委任法院副院長 科布雅•考烏(Jacob Cauw)為艦隊司令,率領艦隊前往台灣支援。此艦隊的組成如下:
亞哈特船 多魯夫因(Dolphijn)號、戰鬥亞哈特船 納爾登(Naerden)號、亞哈特船 季利奇(Zirikzee)號、戰鬥亞哈特船 邁登(Muyden)號、亞哈特船 科克倫(Koukercken)號、戰鬥亞哈特船 哈塞爾特(Hasselt)號、戰鬥亞哈特船 安克汶(Anckeveen)號、戰鬥亞哈特船 波德(Ter Boede)號、芙洛伊特船 厄克(Urck)號、與亞哈特船 頓布魯夫(Domburgh) 號。共有軍船與貨船10艘,帶上725名士兵與8個月的糧食,於7月5日開拔,浩浩蕩蕩的前往台灣。
8月12日上午10點半,艦隊抵台,國姓爺大驚,攻台灣之事已洩,被巴達維亞知曉。國姓爺的恐慌並不是沒有道理,因為自從6月起,糧食短缺,鄭方已經分兵前往南北各處原住民村社屯田,目前大員只剩2000人,赤坎大本營更只有區區的300人,援軍於幾個星期內都趕不回來;《梅氏日記》生動的描述了鄭軍高層的緊張心情︰「官員們都很惶恐,估計艦隊可能帶來了兩千名的士兵。他們如同喪魂之人,日夜不安的走來走去,並頻頻向荷蘭俘虜詢問艦隊來意。」為此,國姓爺還特地宴請貓實難叮,想從他口中套出相關情報,貓實難叮回答「這艦隊肯定不是來進行商務的,因為船上已掛上司令官旗幟。」
國姓爺對此非常生氣,把一切過錯都怪到何斌頭上,因為何斌跟他保證荷蘭人無法逆西南季風前去巴達維亞求救。何斌被軟禁,自此失寵。待在赤崁的荷蘭人非常興奮,暗中派人與熱城往來,並準備武器,等到援軍來攻時,就來個裡應外合。
因大員水道深只有4呎,艦隊只好先停泊在南泊口。先派4艦停在南水道口,用小船舢舨卸下一些物資,其中包含最重要的物資-火藥2200磅。但上天並不眷顧荷蘭人,14日時風浪轉強,大小船隻都無法進出港道,荷艦只好暫停物資運卸。17日風浪變成更強,考烏不得不率艦隊前往澎湖避難,攻打之事被迫暫停。
更不幸的是厄克(Urck)號在馬沙溝擱淺,船上42人全部被俘。當知道援軍不過725人,還去了澎湖,暫時不會前來攻擊,鄭軍上下全都安了心。趁此良機,增調兵力,並修補大員市鎮的工事。還運來竹子做成火攻船,為未來的戰事做出準備。
9/8日,考烏率軍回到大員。10日,揆一率眾歡迎,城堡鳴槍三響,鳴砲五次,荷方士氣大振。大員舉行作戰會議,開始擬定計畫。
以艦長盧特•塔華隆•貝斯(Ruth Tawheroon Buys)為總指揮,布特蘭•波麥(Isbrant Bomur)為副司令,率領712人搭乘7艦13小船(boot)2快艇(schuyt)進行作戰。派科克倫號與安克汶號駛往大員鎮側面,科克倫號砲擊敵人築在稅務所與北街之間的砲台,而安克汶號沿者東南方向行駛,經過窄街的拐角,向北岸開火,必要時也要對停在台江上的戎克船開火。
蓋倫船De Vos號、波德號、魯恩蘭號、領港船獵人(De Jager)號會同所有的小船(Boat)與快艇,向停在台江上的12艘戎克船進攻,當小船、快艇對敵船進行接舷肉搏時,大船要進行火力支援。為了加強火力,熱城還移交10門大砲給作戰的7艘荷艦。
會中還決議,凡奪取、擊燒毀大戎克船者,每艘賞100里爾;中型者,每艘賞50里爾;舸仔船,每艘賞25里爾。殺死所有不信神者,不留一個活口。
9月16日10點,荷方七艦由小平底船 科登霍夫(Kortenhoef)號領航,由熱城的岸邊出發,駛向大員市區一側,並與熱蘭遮城、烏勒特支堡一起砲擊大員市區的鄭軍,鄭守軍發現敵艦後,指揮30門大砲向荷艦開火射擊。
艦上的砲位調的太高,很多砲彈都飛越熱城上空,沒有射向鄭方的砲台。雖派傳令游泳至船艦停泊處通知要降低砲位,並起錨協助小船進攻,但因為潮流與風向的關係,De Vos號、波德號、魯恩蘭號、獵人號與科登霍夫號都被推向北線尾島東角,無法前往支援。在得不到船艦的火力支援下,貝斯只好指揮所有的小船、快艇獨自划向位於東南方的鄭軍艦隊。
天不從人願,荷方寄望的小船戰術並沒有驟效。他們與12艘戎克船互相開火一個小時,接近後使用手榴彈與火罐攻擊。許多手榴彈與火罐被鄭軍用席子接住後扔回,12艘戎克船靠的很密,火力密擊,大部份的小船都無法靠近。鄭軍以大砲、弓箭、與石頭射殺荷兵,荷蘭人死傷慘重。只有一艘小船成功勾到敵方的戎克船,荷兵接舷其上,殺死船上大部份的人,但被對方救援的兵力逐回。荷方最後撤退,2艘小船被俘,1艘被撞沉,其餘小船全逃回大船停泊處。
到了傍晚,作戰結束,荷艦駛回熱蘭遮城的泊口。科克倫號被敵火砲擊到失去控制,擱淺在敵方砲台附近,後被火攻船與火箭焚毀。科登霍夫號在大員鎮後方擱淺,鄭軍派舢舨載兵前來搶奪,最後船被虜,六名倖存者搶到舢舨後逃出。安克汶號也因潮流被迫擱淺在北線尾的東角,鄭方砲台一直對它砲擊了一整夜,幸好於隔天因潮汐又飄回到熱城泊口,逃去被虜獲的命運。
9月23日,荷人由一逃亡的中國士兵得知馬信部隊在這場砲擊戰中損失約600人,其中70人被房屋壓垮而死。有140~150人在奪取科克倫號時受爆炸波及時陣亡。原本9月16日前大員鎮有1570人,如今剩900人左右,另有受傷者5~60人。
此役荷人慘敗,海戰中共128人(80位水手、48名士兵)死亡,其中13人被俘,包含三名軍官(一艦長、一尉官、一掌旗官),水手負傷若干人(不詳,可能有百人以上)。城內只剩士兵868人,並有300名病號躺在醫院,再無力組織大型作戰。《從征實錄》有云「甲板船來犯,被藩令宣毅前鎮陳澤並戎旗左右協水師陳□美、朱堯、羅蘊章等擊敗之,奪獲甲板二隻、小艇三隻,宣毅前鎮副將林進紳戰死。自是甲板永不敢犯。」


勇氣與耐力的考驗-
以年輕的生命力換取剎那間的永恆

helldog
路人甲乙丙

3891 Posts

Posted - 09/27/2011 :  16:01:38  會員資料  Click to see helldog's MSN Messenger address Send helldog a Private Message  引言回覆
希望幻滅
10月12日,鄭軍開始在北線尾島東角派兵,築工事、架火砲,封鎖大員航道,制止荷船補給熱城,並可攻擊外城北門。10月20日,在隊長哈曼(Harman van Outhoorn)的指揮下,率領175名士兵與幾個木匠搭乘魯德•沃斯號與一艘領港船,前去北線尾島東角破壞工事。
到了東角,鄭軍跑出4~500人迎擊,且大員市鎮也向魯德•沃斯號與領港船發射許多砲彈。敵人火力兇猛,且防衛嚴密,兩船雖發射火砲還擊,但鄭兵躲在沙丘反斜面,砲彈無法打到。在死傷2人後,荷方敗退,不敢進行登陸。21日,荷人以雙層木板,保護外城北門。於大員島岸邊西北角建木柵,築兩門砲,掩護小船進出,維持航道暢通,以便獲得補給。
20日的進攻,是荷兵最後一次主動出擊。此後,荷人只好龜縮城內,只能零星的騷擾。雖鄭軍圍而不攻,但現有兵力已無法扭轉局勢,只能以拖待變,冀望明年巴達維亞再派援軍。
1661年11月6日,一絲曙光降臨到大員上。揆一收到大清靖南王與福建總督李率泰的來信,說願意與荷人合作消滅鄭軍在中國沿海的勢力,在別無選擇之下,荷蘭人決定與清人合作。烏考早就想溜之大吉,但苦無藉口,荷清合作給他提供了良機。12月3日,烏考毛遂自薦,自願前往與滿清洽談合作事宜。遂帶上厚禮率季利奇號、荷蘭地亞號、頓布魯夫號、安克汶號與魯恩蘭號五艦前往永寧。但走無多日,烏考拋棄部下,獨自逃回巴達維亞,五艦只好返航。荷人得知此事,士氣降到谷底,得勝希望破滅,逃亡者開始變多。
12月16日,德籍上士漢斯(Hans Jeuriaen Rade)投降鄭軍。他帶去了重要的情報;城內能作戰者不足400人,生病者日眾,士氣低落,疲憊不堪。應首奪烏勒特支堡,便可居高臨下,破其外城。再以地雷火藥埋於地窖,可毀內城,荷人將無所恃,揆一便降。成功採其意見,遣人回金廈運砲四十五門,皆為澳門所鑄;大者有彈重達23斤(三十磅)的法國加農砲(Cannon)。編堡籃、築砲台,著手準備攻城。


勇氣與耐力的考驗-
以年輕的生命力換取剎那間的永恆
Go to Top of Page

BlueWhaleMoon
路人甲乙丙

4837 Posts

Posted - 09/28/2011 :  10:08:45  會員資料 Send BlueWhaleMoon a Private Message  引言回覆

國姓爺對此非常生氣,把一切過錯都怪到何斌頭上,因為何斌跟他保證荷蘭人無法逆西南季風前去巴達維亞求救。何斌被軟禁,自此失寵。待在赤崁的荷蘭人非常興奮,
==
這個有點奇怪啊 海上霸王鄭家對於海上航行只聽一個人一面之詞!!?
Go to Top of Page

helldog
路人甲乙丙

3891 Posts

Posted - 09/28/2011 :  14:42:41  會員資料  Click to see helldog's MSN Messenger address Send helldog a Private Message  引言回覆
基本上.何斌是沒說錯,但歷史就是充滿意外.
我個人認為,從一些事蹟來看,鄭成功其實心胸狹窄.說他治軍嚴謹是好聽詞,難聽詞叫暴虐.從他對何斌的處理,殺吳豪,還有作戰目的沒有達成(不是作戰不力)就要殺人,從這些小事就可以看出.

勇氣與耐力的考驗-
以年輕的生命力換取剎那間的永恆
Go to Top of Page

SleeplessPrometheus
路人甲乙丙

3126 Posts

Posted - 09/28/2011 :  17:04:06  會員資料 Send SleeplessPrometheus a Private Message  引言回覆
鄭軍怎說都是海賊出身的,所以我倒覺得不能就此說鄭成功心胸狹窄。
管黑道的有黑道的看事情的視角。
Go to Top of Page

陸戰屋小步兵
版主

7780 Posts

Posted - 09/28/2011 :  22:30:26  會員資料 Send 陸戰屋小步兵 a Private Message  引言回覆
quote:
Originally posted by helldog

基本上.何斌是沒說錯,但歷史就是充滿意外.
我個人認為,從一些事蹟來看,鄭成功其實心胸狹窄.說他治軍嚴謹是好聽詞,難聽詞叫暴虐.從他對何斌的處理,殺吳豪,還有作戰目的沒有達成(不是作戰不力)就要殺人,從這些小事就可以看出.

勇氣與耐力的考驗-
以年輕的生命力換取剎那間的永恆



從很多紀錄上來看,國姓爺算是容易激憤衝動的青年

但如果他是良民,那他頂多在福建南部種種田,養養牛,終其一生
不然就是當個紈褲子弟,老早跟著鄭芝龍降清了
不過從他起兵之後,有很多人願意跟著他幹,這表示他還是有一定的能耐

或許是這種個性使然,讓他短命英年早逝



學書未成先習劍
用劍無它A讀書
讀書習劍兩無成
落魄江湖它W負
Go to Top of Page

BlueWhaleMoon
路人甲乙丙

4837 Posts

Posted - 09/28/2011 :  23:44:25  會員資料 Send BlueWhaleMoon a Private Message  引言回覆
另外, 鄭成功雖然是鄭芝龍的兒子, 但是鄭芝龍降清後, 鄭成功並不是直接繼承老爸的勢力. 鄭家海賊集團勢力其實是分崩離析在各個叔伯手上. 鄭成功一開始直屬的部分並不多, 算是多年爭鬥之後才重新統合起來.

另外在這個過程當中, 又吸收了不少舊明軍, 比如說施琅就不是海賊集團所屬. 而是明軍, 還降清過一陣子, 然後後來來投靠的鄭成功. 所以鄭成功手下的份子可以說相當複雜. 因此他對於統帥權威的維護特別敏感, 也許這是原因之一.

Go to Top of Page

von_Guo
路人甲乙丙

4430 Posts

Posted - 09/28/2011 :  23:50:46  會員資料 Send von_Guo a Private Message  引言回覆
>>> 或許是這種個性使然,讓他短命英年早逝 <<<


helldog 兄前面提到的 '一條牛耕八口田' 的因素也須要考慮進去
另外 ROC教課書上說的是水土不服 這因素多少也須要考慮進去

國姓爺本來是書生 學歷還到了國子監啥啥的
身體底子自然比不上從小喜歡耍槍弄棒 練武不讀書的小混混
這因素自然也須要考慮進去

事情的原因可能是好幾種的組合...

Go to Top of Page

Lander
新手上路

Taiwan
122 Posts

Posted - 09/29/2011 :  12:39:52  會員資料 Send Lander a Private Message  引言回覆
小弟之前看一本書「滄海月明 尋找台灣歷史幽光」
這是一本半札記遊記,半歷史的散文
裡面作者以鄭成功的出身推測為什麼他心胸狹窄好殺

基本上鄭成功花了一番心力才繼承他老爸勢力,
有一部分原因是他之前在念書,老爸死時他的直屬勢力
還不夠,且一開始和那些純海盜自然話不投機
反過來說,念過國子監雖然讓他成了士;但是南明勢力
還是很難打從心裡接受由流著倭國血統的海盜兒子來當
首領。
加上南京慘敗,攻台又是力排眾議;這種情況下心胸狹窄,
殺人立威也是可以推測。


Wars never decide who is right, but who is left.
Go to Top of Page

SleeplessPrometheus
路人甲乙丙

3126 Posts

Posted - 09/29/2011 :  16:53:09  會員資料 Send SleeplessPrometheus a Private Message  引言回覆
quote:
Originally posted by von_Guo

>>> 或許是這種個性使然,讓他短命英年早逝 <<<


helldog 兄前面提到的 '一條牛耕八口田' 的因素也須要考慮進去
另外 ROC教課書上說的是水土不服 這因素多少也須要考慮進去

國姓爺本來是書生 學歷還到了國子監啥啥的
身體底子自然比不上從小喜歡耍槍弄棒 練武不讀書的小混混
這因素自然也須要考慮進去

事情的原因可能是好幾種的組合...





我倒覺得一條牛耕八口田的因素還小很多。
沒人規定說娶八個妻妾就得夜夜挑燈夜戰。
雖說原因很多但飲食可能是比較大的問題。
以前老一輩的都習慣吃很鹹,台南菜口味走酸甜路線那是清治的時後的事情了。
我覺得高血壓跟腦中風的可能性比較大。
Go to Top of Page
  前一個標題 標題 下一個標題  
 發表新標題  回覆本標題
 友善列印
直接前往:
MDC第二論壇 © 2000-2002 Snitz Communications Go To Top Of Page
Powered By: Snitz Forums 2000 Version 3.4.04